多国运动员:首钢滑雪大跳台“非常非常完美”

“在60米高的起点,奥运选手们能看到一幅壮丽的全景画。”美国《华盛顿邮报》描绘道,“在正前方,他们可以看到宏伟的北京天际线,一栋栋摩天大楼直插云霄。在身后,他们可以看到远处峭拔的、褐色的西山。而在他们的左边,他们可以看到一排充满科幻气息的冷却塔……首钢滑雪大跳台,可能带来了本届奥运会上最超现实的画面。”

“本届奥运会最壮观的场馆之一,堪称城市复兴的一个范例。”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如是写道。ABC介绍称,曾几何时,位于北京西部的首都钢铁厂一直在“吞云吐雾”,而现在,唯一向空中升腾的,只有世界上最顶尖的滑雪运动员。他们以杂技般的方式腾挪翻转,迎接奥运荣光。

“在这些运动员身上,你会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的身体控制,几近于艺术。”《华盛顿邮报》称。“在曾经的钢铁厂场地上,这个由雪制成的巨大跳台为大胆的运动壮举提供了一个舞台。”

该报称,首钢大跳台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永久保留的大跳台,受到了各国运动员们的广泛喜爱。

“它如此与众不同,这是肯定的。”瑞典自由式滑雪运动员亨里克-哈劳特对《华盛顿邮报》说,他是本届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的铜牌获得者。“我认为这个跳台和一切都非常好,非常漂亮。我认为,他们把一个以前没那么漂亮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更好看的地方,这很了不起。”哈劳特说。

“每次我们坐车进来,我们都会说,自己就好像身处一个电脑游戏、电影,或者其他东西中。”美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亚历克斯-霍尔说。“它太惊人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介绍称,首钢大跳台周围的区域如今已经成为一个时髦的社区,一个繁忙的旅游和艺术展览中心,2013年,这里甚至还举办过一次电子音乐节。在曾经的钢厂建筑中,有一个冬季运动训练中心,一家豪华酒店,以及一个时尚的咖啡馆,拥有高至天花板的大落地窗。

CNN称,北京市政府称该项目为“绿色生态示范区”,是如何重新利用老化的基础设施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整个工业区真的很酷,”美国自由式滑雪运动员马克-弗雷汉德告诉《华盛顿邮报》。“我喜欢中国如何将它改造成其他东西,他们不只是让它在这里睡大觉。在这个废弃的工厂中间看到这个跳台真是太酷了。我希望将来我们还能来这里。”

“这是我们最棒的空中大跳台之一。”他补充说。

《华盛顿邮报》称,滑雪运动员和爱好者都很喜欢这个大跳台。该报援引哈劳特的评价称,这个场地“完美”,“建造得非常非常好”。报道还称,在很多国家,跳台往往都是仓促建造、摇摇晃晃的建筑,目的只是吸引观众,而没有把运动员的舒适度甚至安全放在首位。

“我们去过许多愚蠢的大跳台,有的甚至就搭在脚手架上,很粗糙,加速下滑区域很窄,着陆面更窄,更短小。”哈劳特说,“在这里,它是一个超宽的跑道,甚至在跳跃的一侧还有空间……这对我们来说绝对是非常、非常棒的。能在城市里看到像在山里一样的跳台,这太酷了。”

“我们超级幸运,能有一个这么好的场地。”本届冬奥会自由式滑雪男子大跳台银牌得主、美国运动员科尔比-史蒂文森告诉《华盛顿邮报》。

霍尔对此深表赞同。“这个跳台真的非常、非常完美。”他说,“这个场地太棒了。”

(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