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林弟子和演员中,这个日本人培养出了苏翊鸣

  在中日的体育交流史中,去日本执教的中国教练很多。伊藤美诚和水谷隼奥运混合乒乓金牌的背后,就有着中国陪练的功劳。

  而也有类似大松博文(排球)、冈田武史(足球)或者棒球教练高木由一、三浦正行这样,来中国帮助提高体育水平的例子。

  但是,苏翊鸣是第一个由日本教练训练出来的中国奥运冠军。

佐藤康弘和中国领导  

  2018年,在日本埼玉县岚山町有一个人工草坪训练场的佐藤康弘,接受了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的聘请。

  他的训练场,成为中国国家单板滑雪集训的一个基地。这里前后来了不同的中国集训团、学习单板滑雪技巧。

  在那批送去的中国少年中,佐藤见到了据说来自少林武校学散打套路的选手、也有来自前体操队的运动员。

  这些人里,还有他以前就见过、演过电影的苏翊鸣,一共40多人。

  佐藤康弘是世界著名的单板滑雪指导者,2月15日在首钢大跳台上和苏翊鸣一起比赛的大冢健、以及女子的岩渊丽奈也是在这里,由佐藤培养成为世界名人的。

  谈到苏翊鸣的印象,佐藤说:“他在单调反复的枯燥练习中,依旧可以保持有很好的意识,这样的选手很少见。”

  而且在训练中,苏翊鸣总是不断地跳跃、跳跃,好像一个“训练虫”(意思是为了训练不顾一切,只想着训练的人)一样。

  虽然本赛季的世界杯上,苏翊鸣没有获得很显眼的成绩,但是当时佐藤康弘就表示,“他的目标是奥运会,目前的训练和比赛都是为了奥运会准备的。”

  4岁跟着父亲学滑板,但是直到14岁,苏翊鸣才最终决定成为职业选手。

  谈到和教练佐藤康弘的关系,苏翊鸣说:“很小的时候我就认识他,他也很欣赏我。我们通过一些机会走在了一起,第一天和他训练后,我就觉得这便是我一直以来渴望得到的教学方式,我能理解他说的话。”

  “这种信任不是通过时间来建立的,第一天训练,我就有了这种信任,所以那是缘分。”

  “在每次出发之前,我都会得到他的拥抱,你也能看到他是特别的信任我,我也完全的相信他,我们之间能够感觉到一种很特殊的力量。在这个时候,通过拥抱,我得到了这种特殊的力量。这就是我们俩之间的一个默契吧。”

  跟着佐藤康弘,苏翊鸣在2019年的首钢大跳台,参加了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杯。

  “那个时候是我的第一次,直到现在回想起来,对我来说都是特别特殊的,当时我差了一名没能进入到决赛,而在那个时候,我就一直在幻想有一天我能站到最高领奖台时的感觉,今天(2月15日),我真的做到了。”

  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由于疫情原因,苏翊鸣无法和佐藤康弘一起训练。

  他只能拍摄自己的训练视频发给佐藤,用日语和英文与佐藤进行交流。

  苏翊鸣说:“不论多晚,老师都会给我发回他的看法,对我进行指导。”

  东京奥运会上,人们都看到了扛起孙一文激动不已的法国教练雨果。

  而在北京冬奥会上,日本人佐藤康弘,韩国人金善台、维克多-安。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队的3名外籍教练迪米特里-卡沃诺夫、丹尼斯-卡珀奇克、耶夫基尼-布诺诺夫斯基……

  在整个冬奥中国体育代表团中:短道速滑、冰壶、男女冰球、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雪上技巧、U型池场地、大跳台以及坡面技巧、单板滑雪障碍追逐队、单板滑雪u型场地队、单板滑雪大跳台及坡面障碍技巧队、单板滑雪平行大回转队、冬季两项队、跳台滑雪队、北欧两项队、雪车队、钢架雪车队、雪橇队、越野滑雪队。

  除了花样滑冰和大道速滑,其他队的主教练、总教练都是外国人。

  外国的训练模式,有些和我们想像的不同。中国的教练都是体制内的,他们出外执教,要么是失去了编制,要么是援外外派。

  而佐藤康弘是个私人俱乐部的或者学校的教练(老板),和孙杨当年去澳大利亚进行训练时,所进入的丹尼斯的俱乐部一样。

  收钱就能上他们的学校(俱乐部)练习。

  当然,作为精英选手和尖子队员,教练看重的程度与收费,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孙杨和苏翊鸣最早都是作为精英学生的一员,进入其中学习。

  产生效果后,我们体制的优势马上投入了其他国家望尘莫及的资金对选手的实力提升支持。

  谷爱凌从15岁获得世界杯一站冠军开始到有今天,也和中国的精英体育人才培养机制分不开。

  这其中有大量的浪费和无用功,但也最终掏出了金子。

  苏翊鸣就是那块金子,他找到了合适的教练。

  从佐藤康弘自己拍摄的油管视频中也能了解,他对指导苏翊鸣是乐在其中、与有荣焉的。

  就如张晶和匈牙利短道队的互相成就一样,这种交流还会继续扩大,实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以有吸引力的待遇,聚集优秀的外国人才,带来好的意识和训练方法为我所用。

  这也是中国体育在此前并不擅长的短板上,开始发力的原因之一吧。

  (周超)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